<acronym id="1v7nl"><form id="1v7nl"><blockquote id="1v7nl"></blockquote></form></acronym>

    <acronym id="1v7nl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“成人識字班”:短視頻洪流中的一股清流

            2022年08月26日 09:57   來源:紅網   徐雙雙

              8月25日,《中國青年報》冰點周刊發表了一篇《直播間里的“成人識字班”》的文章,從中可以了解到目前短視頻平臺上出現了一群草根性質的“成人識字教師”,如最早一批中教成人識字的主播丁小花,時常在直播間里教她的“學生”觀眾識拼音、學寫字、用手機打字、各種生活常用短語,有時甚至還幫助觀眾解決其家庭糾紛。

              直播間里開設“成人識字班”,在當下是一件多么難得而寶貴的事情!短視頻爆火之后怪象頻生:土味視頻大行其道,咋呼的語言、俗套的劇情以及洗腦“神曲”令人不忍直視;炫富、早婚生子等類視頻誤導觀眾,傳遞不良價值觀;吃播視頻“吃相難看”且同質化現象嚴重,前段時間的網紅吃播博主“提子”在線直播吃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噬人鯊,丑陋的獵奇心態、浮夸的動作加之對法律的置若罔聞令人大跌眼鏡……在當下短視頻大潮中,直播識字讀文這類視頻自然成為短視頻洪流中的一股清流。

              盡管九年義務教育已全面普及,但對于“生不逢時”、出生在五六七十年代的部分人來說,出于各種原因她們沒能受到良好的教育,成為文化上的邊緣人,而直播間的部分學生甚至連“訴文化苦”的勇氣都沒有,原因在于其長期遭受嘲笑。有的甚至是來自子女和配偶:“凈干這沒用的”“要是你能學會,我把姓改了”。直播間的裹過小腳的奶奶、因為沒有文化而只能“圍著家轉”的媽媽、渴望像《一簾幽夢》中大膽活潑的紫菱而將網名取為“紫菱”的腦癱女學生、“學不學(字)都一樣,早晚要嫁人”的王美玉、疑似丈夫有外遇卻依然能在自己眼皮底下與人聊天的妻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不免讓人想起伍爾夫著名散文《一間自己的房間》所言“女人想要寫小說,她就必須有錢,還有一間屬于自己的房間。”當上述這些女性勇于沖破樊籠,想盡辦法識字學文化時,她們已經超越了現實生活的枷鎖,具備了獨立而自由的靈魂。直播間為這些女性搭建起一座識字的象牙塔,在這里她們不僅不會被人嘲笑,反而能受到老師的耐心指導和情緒上的撫摩,為她們提供了情感支持和精神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不少人認為讀圖時代或稱短視頻時代或將改變“文盲”的傳統定義,但現實生活的逼仄總把“不識字”的困頓擺在文盲面前。在這個文明高度發達的時代,不識字者不僅在求職中遭遇瓶頸,甚至在日常生活中寸步難行:馬路上的路標不認識、出門不會使用導航而只能笨拙地一遍又一遍地向路人尋求援助、去醫院掛號拿藥不知如何做如何走、銀行的自助機不會使用,只能在柜臺拿著存折找工作人員操作、分不清公共廁所哪邊是男哪邊是女……通過直播間里的識字學習,日積月累,這些困難總會逐漸得以解決。這也是直播間“成人識字班”存在的現實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誠然,直播間里的“成人識字班”為一些底層群眾學文化點亮了一盞燈,但光亮依然微弱:這些“老師”沒有固定收入來源,其主要靠直播間里出售識字書籍和線上課程,識字學生人數少、個人經濟拮據,使得識字班缺乏長期經營下去的經濟支持。這也成為當下直播間“成人識字班”發展面臨的困境之一。此外,直播間里的成人識字班也呈現出明顯的季節特性:夏天人最少,冬天人最多,每晚十點后,直播間才會熱鬧,直播間“成人識字班”面臨的時間不統一問題,缺乏統一的制度和時間管理。直播間“成人識字班”任重而道遠,如何在各方面為其破局,是值得進一步思考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雖說讀書識字并非某個階層所能壟斷,但普通百姓尤其是廣大農民,由于雙手困在土地、工廠中,繁忙的農務、經濟的拮據等因素限制著他們接受更多的教育。但“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”,生活的重壓沒有擊垮識字者努力提升、超越自我的熱情,盡管她們生活困窘、經濟拮據,但當他們拿起手中的筆將所學拼音與漢字一筆一畫地寫在紙上時,那一刻她們無疑是精神充滿愉悅而超脫的。

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鄧浩)

            精彩圖片

            “成人識字班”:短視頻洪流中的一股清流

            2022-08-26 09:57 來源:紅網 徐雙雙
            查看余下全文
            高级酒店约极品大学生先让她们